当前位置:果阿网 > 文化 > 红包玩黑彩·一张回家的车票——谢小文(马务寺)

红包玩黑彩·一张回家的车票——谢小文(马务寺)

发布时间: 2020-01-10 17:00:24    热度: 1305

红包玩黑彩·一张回家的车票——谢小文(马务寺)

红包玩黑彩,车 票

文 谢小文

一张窄窄的车票

我在初春踏离故土

我和故乡的割舍

只因了一张窄窄的车票

从此

我望故乡时

故乡越来越小

母亲张望的身影被我渐远的脚印拉得纤瘦

瘦成了一滴晶莹

将万千的离殇凝滞

凝滞在摇摇晃晃的身体

在静下来的路口

孤单地颤抖

如今

也是一张窄窄的车票

故乡开始离我很近

近的所有的事物都像是故乡的

近的 我就像在故乡的怀里

仿佛看见

母亲腰上的围裙又系上了

那是在为我烙一锅千层的葱油饼

层层都是母亲的心思

为此

我将一张窄窄的车票紧紧地攥在手心

如同攥着我思念的故乡

一张窄窄的车票啊

让我离开了故乡

也是一张窄窄的车票

让我回到了故乡

一场离愁

一场欢聚

是一张窄窄的车票吗

十点钟,我还在睡

文 谢小文

一场雪下了

也一下了一场酣畅的睡眠

所有的事在一场雪里被放下

还有一些疲惫在酣睡里遗忘

轻轻的飘雪

如我轻盈的睡梦

每一瓣都是瞬间的转眼

如此短暂的来

是只为给我一片白

还是为我眉梢的一场等待

或许

只为我一场酣然的入睡

乡 愁

文 谢小文

炊烟袅袅的村庄

我将最矮的那一间误认为我家的瓦房

城市里交叉的街巷横七竖八

哪一条都不是我家门口边的路

街边的大树下

很多的老人聊话

走过去靠近听一下

却没有一句是我母亲的话

远一点的那些人里

不知道有我熟悉的人没有

看见他们个个暂新的衣服

我想起家乡亲切的泥巴

不光在衣袖上

有时也会溅落脸上

冬天的北方

今年的雪早都落了

我家的火炉

煤炭有没有燃烧

南方的晚霞红的就像我家火炉燃旺的碳火

多么希望红红的霞火落下去的地方就是我的家乡

母亲脸上的红是火焰一样的

暖暖色

作者简介:

谢小文,高三毕业,曾在《天水报》发表诗歌《想爷爷的时候》,和几篇社会见闻的文章,毕业后,由于家庭条件紧困,跟随姐姐南下广州打工。现在毛衣厂写吓数。

哑叭门户网站

上一篇:新科技&新体育高峰论坛在京举行
下一篇:预算从400万飙到600万!想捡漏学区房不容易